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 >

私开婴儿出生证 湖南一卫计局科员开一份证明赚9万

161发布时间:2016-08-20 13:42 类别:生活 新余新闻网

私开婴儿出生证 湖南一卫计局科员开一份证明赚9万

志愿者提供的刘鑫盗用隆回德铭医院老公章私开的出生医学证明。

原标题:邵阳一卫计局科员私开婴儿出生证 一个证明要价9万

一个被拐卖的孩子,被人重新非法办理了一份《出生医学证明》以及获得一个新身份后,意味着他的父母很可能再也找不到他。

在邵阳隆回,偏偏有人扮演这种“助纣为虐”的角色,私开婴儿出生证。

揭开此案冰山一角的是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。从2016年2月开始,他成功搭上了一名广西籍的贩卖中介,对方先后帮很多来源不明的孩子开了证明,涉及内蒙古、北京、福建等多个地区。中介的一名上线,是邵阳隆回县卫计局一名科员。

有证据直接指向你非法买卖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你怎么解释?

8月17日下午5时14分,从志愿者上官正义处获取线索后,潇湘晨报记者在电话中多次追问邵阳隆回县卫计局刘鑫,这名41岁的公卫股科员的反应淡定,“不可能啊,现在管得这么严,出生证明怎么能乱开”。

4个小时后,他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。8月18日,他因涉嫌变造、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刑拘。

潜伏钓鱼

志愿者钓出中介,一个证明要价9万

2007年,上官正义开始投身打拐工作,解救过很多被拐儿童。

在解救过程中,他发现一个问题:很多被拐的孩子都落了户。按正常程序,落户需要出生医院开具的《出生医学证明》。到底是谁在给这些来历不明的孩子洗白身份?

2016年2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上官正义在网上结识了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的贩卖中介“彤宝宝”。对方做事谨慎,一时间很难取证。

6月初,上官正义新申请了一个QQ号,将性别设置为“女”。他在QQ上假扮未婚先孕的“小三”,尝试与贩卖中介接触。为让用语更可信,他还向爱人请教,在聊天过程中,贩卖中介将其当成“有颗公主心的女人”。

为获取对方的详细信息,上官正义反复质疑对方的身份。“彤宝宝”便发来身份证、结婚证和银行卡“表达诚意”,信息显示其为广西桂林人,32岁,姓熊。

为证明自身实力,熊某还向他提供了很多此前办过的出生证明照片,涉及福建莆田、内蒙古鄂尔多斯、北京海淀等地。熊某要价9万,称只需要提供父母的身份证号码和住址,就能办到如假包换的《出生医学证明》。

除了出生证明,他还可以当面帮助其上户,他向上官正义发来了部分孩子的户口信息。其中,一名5岁女孩农某显示户口落在北京,父亲57岁,母亲44岁,而其出生证明上显示的出生医院则为隆回县德铭医院。熊某还提供很多登机牌的照片,辅助证明协助“客户”落户的经历,并称一般在落户完成后收钱。

根据这些出生证明的信息,上官正义到内蒙古、北京等地走访,获知这些孩子均已成功落户。

大鱼上钩

快递线索直接指向隆回卫计局科员

为何这些《出生医学证明》会流出?

8月14日,上官正义佯装“小三男友”,在长沙喜来登酒店与熊某见面。

见面过程很顺利。按熊某说法,最近他正好在江西办理相关业务,帮一个孩子落户。此前接触中,熊某提到祁阳某医院和隆回县德铭医院都能出证,而目前唯一能出证的只有隆回。但见面时,熊某很谨慎,不愿说出证明的来源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插曲,一对广东籍男女找到了熊某。从上官正义掌握的情况来看,这对男女此前在熊某手上办理过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但拿到手后,才发现其中有一处信息需要更改,便急匆匆赶到长沙,想找熊某重新办一张。

双方因为价格问题,协商了很久,最终,这对男女同意加价,重开证明。

借着这件事,熊某回广西后,上官正义再次联系他,对其办证明的实力表示怀疑,并称“被骗过太多次了”。

而为“自证清白”,熊某发来一个桂林到邵阳隆回的快递照片,称寄送的就是广东那对男女的资料,隆回的上线会帮忙再次处理。

8月15日,上官正义拿着熊某此前提供的证明照片,隐瞒身份来到隆回县德铭医院调查,该院查不到与这些证明相关的分娩信息,医院负责人称“只有可能是通过私人关系流出的”。

具体是什么“私人关系”,熊某寄出的那个快递,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。

通过一系列调查得知,这个快递的目的地正是邵阳隆回县卫计局,收件人是刘鑫,他是隆回卫计局的一名科员,快递信息内的手机号码,也与当地政务公开信息内的一致。

投案自首

记者电话追问,他坚称“不可能”

8月17日下午5点多,记者拨打了刘鑫的电话,首次拨打,未能接通。

17日下午5点14分,电话接通,他的语速平缓,很坦然地回答记者的提问。

记者提到,有人举报他向他人提供《出生医学证明》。他回应称,这个不是很清楚。他承认自己分管《出生医学证明》具体事务。

“你有没有对外提供过出生证明?”记者3次提出该问题,他的回答都很淡定,“没有啊”“没听说”“不可能啊,现在管得这么严,出生证明怎么能乱开”。

记者便问他是否认识广西桂林籍的熊某,他说:“认识,他是我的一个朋友。”言语中,他似乎对熊某进行证件贩卖颇为意外。他在电话中表示,熊某是两年前别人介绍认识的朋友,“听说是做房地产的”,并坚称从未向熊某提供过证明。

谈起熊某寄出的快递,他也表示不知情。

然而,从记者掌握的情况来看,8月17日下午6点6分,该快件已被签收。

据隆回县卫计局局长孙维华透露,8月17日晚上9点左右,刘鑫投案自首。

作案手段

盗用医院上缴封存公章私开《出生医学证明》

8月18日,网络流传出一份落款为隆回县卫生与计划生育局的材料,称该局8月17日获知相关情况后,第一时间报警,当地公安成立了专案组,进行立案侦查,犯罪嫌疑人刘鑫于当晚投案自首。

18日下午,隆回县卫计局局长孙维华向潇湘晨报记者证实了该材料的真实性。他说,刘鑫的事情让他很意外,刘在卫生系统做了10多年,一直很老实,家庭条件也一般。

“但是只要是这个证明出了事情,肯定也只有他了。”孙维华说,刘鑫是卫计局公卫股的一名普通科员,最近两年开始管理《出生医学证明》的相关事务,是直接负责人。

孙维华透露,8月18日,刘鑫因涉嫌变造、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刑事拘留。初步调查显示,刘鑫利用手中职权便利,盗用隆回县德铭医院上缴卫计局封存的老公章,私开证明。

德铭医院的公章大概是什么时候上缴封存的?18日,该院一名刘姓副院长给了一个大概的时间——2016年3月。该副院长说,早在2015年9月开始,该院就取消了产科,不再接收前来分娩的人,只是此前很多新出生婴儿的家长并未及时到医院办理《出生医学证明》。他说,2016年2月底,该县卫计局要求德铭医院上缴公章与剩余的20多份空白证明。而在上缴之后,也有不少新生儿家长前来办证明,当地卫计局还进行了很多协调。

目前,该院已经将相关材料转交给了公安机关,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。

8月18日,上官正义告诉潇湘晨报记者,他也将相关材料提交给了更高级别的卫计部门。

事件背后

被拐儿童落户后将难以再被找到

没有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新生儿将无法落户。有媒体曾梳理大量买卖出生证的相关报道后发现,购买出生医学证明,多是为超生二胎、非法渠道抱养的孩子,甚至是拐卖来的孩子上户口。

近年来,福建、广东等地均被爆出非法买卖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给抱养或被拐儿童落户。去年1月,央视报道惠州铁涌卫生院妇产科主任等人伪造《出生医学证明》,报道引发广东专项整治。

一旦有人能花钱买到出生医学证明,则意味着被拐卖和来历不明的孩子将被改掉身份,他的DNA将难以再列入公安系统打拐数据库。而警方和孩子的亲生父母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这些孩子了。